原子澈

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gerechter Gott?

存个.顺便叨逼叨.

要相信那光芒不会被黑暗淹没的,只是它灼伤了得到它的人。

苍白穹屿:

突然有种感触,法扎应该比德扎幸福吧。


您瞧啊,法扎的Nannerl在父亲离世后也不会对Mozart唱着“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可德扎的Nannerl如是做了。


纵使法扎的Weber一家也在利用Mozart,但在Rosenberg前来宣布《Die Entführung aus dem Serail》停演时连Aloysia和Cecilia都在帮他,而德扎的The Webers除了Constanze对于Mozart从头到尾都是仅一个“骗”字。


就到最后,法扎的Mozart离世时,Constanze在他身边,Salieri在他身边,上帝的使者会带他前往天国的圣地,可就算德扎的所有人都在歌颂称赞这位独一无二的伟大音乐家,Mozart离世时也是如此的孤独。


他的身边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小小的Amade,他的才华,他的灵感,他那个杀死了自己的自己。羽毛笔尖会捅进他的心脏,那里溅出的绝非是快要干涸的血液,想来该是还未落下的眼泪吧。


您瞧,这蜡烛一熄灭,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纵使他怀揣着星星上的金子,那微弱的光芒终究会被黑暗淹没。


——“如果不免一死,那就活到极限。”法扎这样说。
——“没有人能逃离自己的影子。”德扎这样说。

评论

热度(32)

  1. 原子澈苍白穹屿 转载了此文字
    要相信那光芒不会被黑暗淹没的,只是它灼伤了得到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