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澈

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gerechter Gott?

关于那些CP的爱与虐

香菇酱:

年前年后都是忙死人的日子,算起来香菇酱有一阵子没有好好码字了,可掐指一算后面的几个月,要准备毕业、找工作、实习等等一大堆的事情,估计也没有多少时间码字。可是我还是想抽个时间谈谈那些我执着地热爱着的CP,那些或隐晦或炙热,或暗涛涌动或澎湃激荡的感情。


1.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盾冬


一般来说感情分两种,一种建立在深厚的基础上,一种则只需要回头的那一眼。我总说自己是个木讷的糙人,所以对比浪漫的一见钟情,香菇酱更喜欢细水长流积攒下的一种默契与信赖,他们不需要大声地诉说,不需要用炙热的表白或者费尽心思的可以浪漫来感动对方,他们之间只用一个眼神就足够对方明白所有心意。


总有些人说回忆算什么,过去的就是过去的,你回不去更改变不了,为什么不能一直向前走,去迎合新的更有意思的朋友,去追求美好的未来,去追着永无停止的世界。我不认这个观点有什么错误,甚至我自己也在某种程度上是它的支持者,但是我相信在那不算漫长的一生中总有些人是无法代替的,他们停留在过去,什么也不用做,哪怕遥远的只剩下一个影子,但只要稍一触及就足够你去为此欢乐或者悲伤难过。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剥离所有的记忆我们还剩些什么,如果当所有的记忆都不在现实,我们面对着一个陌生的世界又能如何。就算他是美国队长,他是活着历史书里的超级英雄,但首先他是一个人,一个有感情的生物,所以他会怀念,怀念那些熟悉的事物,怀念陪伴在身边的某个人。


要融入一个错过了七十年后的时代,快乐变得不再容易,甚至连笑容都开始陌生,史蒂夫被属于他的时光抛弃,荣誉停留在过去成为几页纸上的精彩故事,剩余给他的是老去的佩吉和风雪天永远差了半个手掌的梦魇。


记忆中的小酒馆被滤镜处理过,昏黄的灯光下他记得的只有半首钢琴曲与声音柔软的男人。巴奇是不是足够漂亮,是不是足够强壮,是不是足够聪明或者有钱,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他是一段记忆的承载,他是史蒂夫最初的盾牌,他在英雄成为英雄前挡在苦难与贫穷前承诺不离不弃,这些就足够让巴奇成为史蒂夫心中无可替代的存在。不论是不是爱情,他都值得让史蒂夫放不下。I will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不过万幸,他的巴奇回来了,他们勇敢地对抗着命运终于在未来重逢。


2.他不蠢,只是不懂或者装作不懂的样子。——锤基


且不论洛基是不是自己作死,单纯就锤基感情之间,香菇酱坚持最虐的不过是——索尔不渣,他只是直。


如果一个人愚钝不堪,耐心的解释与教授总能叫他幡然醒悟,可如果一个人不是不懂,只是他不想懂,那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索尔可以把洛基当弟弟,可以无条件原谅他的任性、无理取闹,但是他无法提供给对方真正想要的感情,这从根本上讲就锤基就存在着不可调节的矛盾。


多数时候,尤其在恶俗地想HE的时候,香菇酱坚持着索尔只是比较木讷,他需要一个契机去被人点醒隐藏起来的感情,他是爱着洛基的,不仅仅是弟弟,而是一种更加直接的占有欲、排他欲,而恰恰洛基的性格造就了他很难直白地表述自己。


迟钝与敏感,性格上的偏差造成了锤基之间总存在着一道无法轻易跨过的沟渠。如果说盾冬BE纯粹是因为命不好,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就能幸福,那么锤基真的是太不容易HE,他们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出现一点够严重却不会真正伤害性命的意外来刺激,除此以外还需要一个完美的助攻监督着他俩不跑向相反的方向。


3.我不认同你,但是我爱你。——EC


我们可以说小教授是圣母,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对伤害过自己的爱人说:“我不认同你,但是我爱你”。埃里克与查尔斯的不同在于,他相信只有你认同我,你才是爱我,而如果你不爱我,那我又为什么要怜惜你。


EC的矛盾从来就不在查尔斯这里。埃里克是个过于执拗而偏激的人,曾经的集中营经历让他浑身充满着戾气,他太习惯保护自己了,从而把所有的善意或者质疑都用恶意的眼光来揣测一遍,然后得出一个令人胆寒的结论。


如果查尔斯是个柔弱顺从的人,那么EC会很容易HE,可偏偏查尔斯不是,他聪慧温和,却又坚强勇敢,像柔韧的蒲草紧紧团结着他的X战警。


“如果一切不可挽回,那么再见了,埃里克。”


4.大概能分开我们的只有时间,人类。——AL


   睿智如你,若非情愿,我们没理由分离。——ET


一般讲,这两对除了一方不再相爱,我无法再用其他恶意来揣测他们BE的可能性。


不管是阿拉贡还是埃尔隆德他们都是胸怀天下的聪明人,他们有能力保护他们的爱人,而不管是叶子还是瑟兰迪尔都不是畏畏缩缩的胆小鬼。如果他们足够相爱,除了时间大概没有什么能阻隔他们在一起,除非他们不够相爱,或者说从未爱过。例如人皇爱上的不是莱戈拉斯而是暮星公主,而密林之王与瑞文戴尔的领主从未相见。


5.开头决定结局,所以我找不出他们能够HE的可能。——SBSS


大概SBSS是我喜欢的过最冷的CP之一了,能够找到的文也都是几年前的老文,更令人无语的是这个CP的优质文基本在靠一个大大高产。尽管如此,香菇酱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了。


表面看,小天狼星从头到脚的每一寸都属于格兰芬多,而斯内普的阴暗个性注定了他和阳光下的小狮子们格格不入。进一步看,西里斯的偏执与偶尔便显出的疯狂像极了布莱克家的所有斯莱特林,而阴暗刻薄的老蝙蝠却在守护着一个情敌的孩子,他是最勇敢的人,是当之无愧的格兰芬多。


他们彼此相似,却又互相厌恶,相互诅咒。如果要藏起一份感情来维持着表面上的憎恶,我宁愿放弃这种揣测。好吧,斯内普在用一生来爱着的是那个百合花一样的女人,而小天狼星的时间停留在霍格沃斯的七年间,他没有爱上任何人,他爱上的只是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一种脱离那个他深深厌恶的家族后的洒脱。


6.一开始就不公平的爱情注定了是一场悲剧——ME


爱德华多不在乎钱,他在乎的是马克的注意力,在乎的是马克的感情,可非常明显的,比起他,哈弗的编程天才更在乎facebook,更在乎他的互联网帝国梦。


这份感情没有站在同一个平台上,不公平的付出决定了爱德华多在facebook疯狂发展后的失控,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然后马克决定将这个控制着股份30%的定时炸弹彻底踢出局。


我不敢残忍地揣测马克是不是从来没有在乎过爱德华多,在他眼里对方只是一个合伙人,一个在需要的时候依靠私人感情利用,在他失去价值甚至可能带来危险的时候就临门一脚。我愿意相信马克还是喜欢爱德华多的,只是他更在乎那承载着梦想、努力的facebook,又或者说他到被起诉的前一刻还妄想着那个温柔笑着的巴西人会像大学宿舍中面对过分的玩笑一样,等一等,再等一等,他就会原谅他的决定,更何况,他并没有做错。


没错,马克从来没觉得他做错了,为了facebook的光明未来,他只是做了一个完全正确的选择题。



评论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