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澈

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gerechter Gott?

【TSN-ME】孤岛(六)

古墓:

社交网络同人


cp:Mark/Eduardo



Chris急匆匆拿着伞跑出大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Mark和Eduardo相对伫立,两人谁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似乎完全意识不到此刻大雨倾盆。


“Chris,等等我~~”Dustin的呼唤非常不合时宜地冒出来,Chris无声地翻白眼。


反正也不可能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了,他自暴自弃地想。他冲Dustin使眼色,Dustin一边浮夸地点头一边小跑着站到Eduardo身边给他撑伞,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显然不管什么时候Eduardo都比Mark好应付得多。


Chris走近Mark,Mark死死咬住下唇,一动不动地盯着Eduardo,湿漉漉的头发没精打采地垂下来遮住眼眸,Chris看不清他的眼睛。


“Eduardo,很晚了,我让Dustin送你回去吧。”Chris对Dustin点头,他没指望Eduardo回答。出乎意料的,Eduardo对上他的视线,还非常礼貌地微笑了一下:“谢谢你,Chris。”


Dustin用一种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姿势小心翼翼地搀扶Eduardo上了一辆出租车,Chris注视出租车渐行渐远直到连车尾灯也消失在街道尽头,他看向Mark。Mark一言不发,转身以近乎小跑的速度往回走,Chris举着雨伞艰难地追随他的步伐。


大厅里所有目光都聚焦在Mark身上,包括在咖啡机旁边调戏实习生的Sean。捕捉到Chris略带警告意味的眼神,大家纷纷低头假装工作,只有Sean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笑容略带嘲讽。


Chris尾随Mark走进办公室,Mark干脆地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开始编程,自始至终没有看Chris一眼,好像从刚才起身边除了空气什么也没有。


“Mark。”Chris声调微微上扬,不同于往日的和善口吻。


Mark没戴耳机依然置若罔闻。


“Mark,别逼我也把你的电脑砸了。”Chris的语气已经可以算得上警告了。


Mark停下手指的动作,眼睛还盯着电脑屏幕,头发上的水顺着脸颊滴下来,键盘上多了几块水渍。


“我听见你和Sean在打印室的对话了,就在今天。”Chris深吸一口气,理清思路继续说:“你有事瞒着我,Mark。作为facebook的对外发言人,我认为我有权知道任何可能会影响facebook发展的事情。”


Mark慢慢转过头,阴冷的目光让Chris有种被利刃穿透的错觉:“你不需要知道。”



Eduardo接过Dustin递来的毛巾,长吁一口气坐在沙发上擦头发,过了一会才发现Dustin还站在一边试探地看着他。


“怎么了?坐啊。”


“呃,好的。”Dustin乖乖地在沙发上找块干的地方坐下来,然后继续沉默地看着他。Eduardo感觉更怪了,因为现在Dustin的样子就像个做了错事等待父母惩罚的小孩子。


“Dustin,到底怎么了?”


被Eduardo用疑惑的目光直视着,Dustin有点心虚地低头,想了想说:“呃,就是,我怕你会突然走掉,你知道的,上次你和Mark吵架,你吵完就走了,我以为你现在也很生气。”


Eduardo花了一点时间思考Dustin说的“上次”是哪一次,是在加州同样淋着雨的夜晚,还是百万会员日,最后他认为Dustin说的应该是那个他淋了一个多小时雨的夜晚。


“我现在是很生气,不过不是因为Mark,而且我没有和他吵架。”


Dustin的眉毛毫不掩饰地挑起来形成一个八字,整张脸写满震惊和怀疑:“但是Mark的表情……”他语无伦次地用手在脸上比划着:“真的很糟糕,我都开始对Chris有负罪感了。”


Eduardo勉强勾勾嘴角,随手把毛巾放在茶几上,拿出手机开始发短信。


“……Wardo?”


“嗯?”


“能问问你是在跟谁发短信吗?”


“我的助理,我需要她明天发一个声明,澄清关于我身份背景的事。”Eduardo边说边发短信,发送完毕他抬头看着Dustin:“还有,如果你想知道的话,Saverin家族跟黑道也没什么关系。”


“我知道的啦,不过这样有用吗?”Dustin歪着脑袋,眼睛一眨一眨像个好奇宝宝。


“公众更愿意相信负面消息,不过形式还是要走的。新闻上也只说是‘据说’,所以现阶段没什么办法对付媒体。”


Dustin躲闪着Eduardo的目光,略显刻意地环视一圈屋内的家居摆设,最后犹豫地开口:“那个,你需要谈谈吗?比如说你跟Mark,或者别的什么?”


“我没事,不过还是谢谢你。”Eduardo露出一个倦怠的微笑,衬衫黏在肌肤上很不舒服,他不自然地动动:“我去换衣服,你继续呆在这里没问题吗?”


Dustin几乎是立刻就说了:“没问题。”顿了一下他又补上一句:“我先给Chris打个电话。”


手机铃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Chris看了一眼屏幕,来电显示是Dustin,犹豫了一下还是挂断了。



“你应该接电话的。”Mark冷冷地说。


“好让你逃避我的问题?”Chris不甘示弱地回击。


Mark瞪了Chris一眼,自顾自地扣上耳机再度把注意力放回电脑,不再留意站在一边的Chris。Chris深吸一口气,走到办公桌旁边,伸出手猛地合上笔记本。“啪”地一声,Mark下意识地往后一缩,抬头以惊异的目光瞪着Chris。


仿佛回到高中时代,当时Chris牵着人生第一个男朋友的手鼓起勇气向父母坦白出柜,中途好几次想就此打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但事情已经由自己起头,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Mark的语气很不耐烦,眼睛却看向别的地方。


“看着我,Mark!”Chris不自觉地提高音量:“我必须知道你签了什么协议,这不仅仅关系到你自己,还关系到facebook,而我该死的也是facebook的一份子!”


“我做了什么与你无关,你的股份不会改变,利益也不会减少。”Mark看着Chris的眼睛,声音有不易察觉的颤抖。


Chris气得呼吸都不通顺了,他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抑制住破口大骂的冲动,用尽可能公事公办的严肃口吻说:“Mark,如果你拒绝告诉我的话,我会去问Sean,如果有必要我还会让Dustin黑了你的电脑,你知道他一直想这么做。我要说的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像当年那样站在一边看着你们设计Eduardo,这种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


Mark微微抬起下巴,他对Chris的愤怒无动于衷,甚至在听到Eduardo名字的时候笑了一下:“所以你现在急于知道我做了什么,只是由于再次见到Eduardo而产生的内疚感作祟?你知道这完全没有必要,我告诉过你我会稀释他的股份,是你自己为了保住职位而选择袖手旁观。”


“去你的,Mark!”Chris破口大骂,他非常确信现在办公室外面的人可以听见他的怒吼:“你就是个混蛋!”


Chris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用最大的力气关上门,巨大的声响伴随灰尘飘散在空中,他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径直向Sean走去。



“他不接电话。”Eduardo从浴室出来的第一眼就看见Dustin愁眉苦脸的地缩在沙发一角。


“他可能在忙,你要回去找他吗?”Eduardo低头扣着衬衫纽扣。


“让我去面对暴走Mark?不不不不不。”Dustin双手挥舞得堪比风扇:“虽然很对不起Chris,但我还是等Mark恢复正常再回去吧。”


“是吗。”Eduardo猜到他会这么回答,他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上快速滑动:“正好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什么?”Dustin立刻端正坐姿,正襟危坐的样子让Eduardo觉得有点好笑。


“你还记得前几天我和你还有Chris三个人在酒吧吗?那天晚上你喝多了,半夜给我发了不少短信。”Eduardo淡淡地说着,将手机举到Dustin眼前。Dustin接过手机开始查看自己发的短信。


“Wardo~~下次还要一起出来玩哦~~”


“其实Mark真名是Lex Luther!他想通过使人类沉迷网络来毁灭世界!”


“帝国大厦上有姜饼人在跳舞!”


“动感光波biubiubiu~~~”


“@#%&%#¥%#&*@#¥”


“……”Dustin一脸黑线地快速划过数条乱码。


“别签合同,Mark在骗你。”


Eduardo沉默地观察着Dustin的脸色从不好意思的微红转为毫无血色的苍白。


“你知道了?”Dustin紧张得直咽口水。


“我一直都知道。”Eduardo拿回手机,没什么表情。


Dustin倏地睁大双眼,难以置信地说:“一直?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百万会员日那天,我到新公司的时候,你明明看见我却把头低下去了。”Eduardo微微仰起脸,灯光落在眼底忽明忽灭:“当时我想过去跟你打招呼的,只是律师把我喊去签字,后来发生了什么你也知道。诉讼期间律师让我回忆很多事情,很多细节都要翻来覆去对不同的人说上好几遍,我想起那个时候你的反应,大概也就明白了。”


“我很抱歉。”Dustin低着头,死命瞧着沙发坐垫间的缝隙,好像里面能突然钻出个小精灵似的。Eduardo一直等到Dustin来回搓手直到搓出一层汗才缓缓开口:“你没必要觉得抱歉,你没有骗我。”


“可是我没阻止你签合同。”


“你也没说Mark不会稀释我的股份,所以这不算欺骗,你只是……”Eduardo半眯着眼睛,像在考虑措辞:“做出了选择。”


Dustin的肩膀毫无生气地垮下来,看上去比刚才更沮丧了。


“你在facebook和我之间选择了facebook,我能理解。”Eduardo双眼失焦,目光朦胧地注视着对面墙壁上的某个点:“你为facebook付出了很多,这是你的梦想,而我只是个投资人,就算股份被稀释,一样能赚到比一万九多数倍的钱。”


Dustin纠结地抠了好一会指甲,直到指甲边快被他抠光滑了他才抬起头,他看着Eduardo在灯光下略显苍白的侧脸,吞吞吐吐地说:“你是在说我,还是Mark?”



Chris没给Sean任何提问的机会,直接拽着他的胳膊走到打印室,还不忘记把门关上。


“老天!今天是撞了什么邪,怎么都这么喜欢打印室?”Sean用手抹平西装褶皱,嘴里还嘟嘟囔囔地抱怨。


“我今天听见你和Mark在这里说的话了,你也看出来了刚才Mark让我非常生气,所以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废话,我想知道你和他说的那个协议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Chris难得的超快语速和渗人气势所镇住,Sean眨巴着眼睛盯了他好一会才缓慢发出一句感叹:“哇哦~~”


Chris不满地挑挑眉。


“嘿,冷静点。”Sean夸张地举起双手,身体下意识地往后躲:“别把你不敢在Mark身上发泄的怨气出到我头上。”


“事实上我已经把我的怨气出到Mark头上了。”Chris冷冷回答。


“好吧,好吧。不过我可不打算做个告密者。”Sean无所谓地耸肩:“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


“我只知道要黑你的电脑比黑Mark的容易多了。”


Sean端详Chris许久:“你还真是志在必得啊,不过你确定要知道?这事你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行啊。”Chris厌倦地扶着额头:“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插手。”


Sean摇头叹气,烦躁地捋捋头发:“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一小部分。Schrems在新闻上说他可证实的去年账户资料泄露人数为10350人,是真的,而且总人数远远不止这么多。”


Chris皱起眉头:“怎么回事,facebook被攻击了吗?”


“不,怎么说呢,是因为那个协议。”


Chris瞪着Sean,眼中是露骨的怀疑:“你不会想告诉我Mark为了利益出卖用户数据吧?”


“不完全是这样,但是……也可以这么说。不是为了利益,是为了facebook的生存不得不这么做。”


Chris还想说什么,被Sean打断了:“抱歉,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


Chris凝视着Sean逐渐远去的背影,目光转到Mark身上,透过落地窗能看见Mark僵硬的后背,手臂小幅摆动,不用刻意想象指尖在键盘上飞跃的情景就会自动浮现在眼前。


电话铃声突兀地冒出来,Chris看了一眼屏幕,是Dustin,他接起电话:“Dustin,立刻回公司,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评论

热度(25)

  1. 原子澈重症咖啡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