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澈

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gerechter Gott?

如果真的是这样多好。


纪翌:

——Steve,战争已经结束了,你在害怕什么,该回家了。

——Peggy,有个人带我来了这场舞会。我得带他一起回家。

评论

热度(412)